年收益150%:32岁清华学霸农银汇理赵诣问鼎公募一哥?诣箭三雕?

基金人物

  年收益超150%!32岁清华学霸问鼎公募一哥?并“诣”箭三雕?独家对话农银汇理赵诣:好公司有这几个标准

年收益150%:32岁清华学霸农银汇理赵诣问鼎公募一哥?诣箭三雕?

  ▲农银汇理基金经理 赵诣

  “三冠王”的神话或在2020年再次上演!

  庚子年还剩下最后6个交易日,公募冠军已经极大概率被提前锁定。农银汇理新生代基金经理赵诣管理的农银汇理工业4.0、农银汇理新能源主题、农银汇理研究精选,位列全市场基金业绩前三,收益分别为156.98%、155.2%、146.17%。

年收益150%:32岁清华学霸农银汇理赵诣问鼎公募一哥?诣箭三雕?

  数据来源:天天基金网

  这一“围剿式”的胜利似曾相识。就在去年,广发基金刘格菘包揽公募年度冠亚季军,成为公募基金行业“三料王”第一人。问鼎冠军宝座后的广发基金高歌猛进,刘格菘于今年年初连发新基,目前以总规模800亿的管理体量成为国内管理资金最庞大的基金经理之一。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年仅32岁的赵诣可能是公募冠军(业绩数据截止至12月23日)中最年轻的一位。在农银汇理基金的一间会议室,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见到了一身休闲装扮的赵诣,面对这一成绩,他坦言“这肯定超预期。去年在大方向上判断今年新能源会有所表现,还是大环境给了机会。”

  再看赵诣管理基金的持仓,几只产品高度重合,宁德时代应流股份振华科技通威股份隆基股份赣锋锂业璞泰来新宙邦等,集中在光伏、新能源车、军工板块,一旦看好即下重注,即便全年最后一个月,依然保持高仓位运作,这也是这三只产品在11月底还落后广发高端制造超10%却全面赶超的原因,后者则在最后一个月选择了偏保守的策略,进行了大幅减仓。

  复盘全年的操作,赵诣称成绩主要来自于这几方面,“一是在2019年四季度,我们非常看好2020年新能源行业发展,国内所有核心竞争力的公司,去年已经估值提升,但新能源板块因为政策等因素出现了杀估值的情况,站在当时的时点,我们判断今年新能源至少能赚业绩增长的钱,这是确定的。”

  此外,还得益于两次精准“踩点”。一是今年3、4月份的操作,彼时海外疫情苗头显现,市场更多倾向于策略性的交易机会,即卖掉跟外需相关的板块,选择内需相关的如医药、消费公司。

  赵诣表示,“我们和研究员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相关公司高层特别是负责海外业务部门的高层深入交流。海外市场的三大链——消费电子、新能源车、光伏,消费电子和新能源车偏C端,需求看不清楚,光伏的需求非常明确,尤其是在价格因疫情的原因下跌后,需求会在疫情延缓后实现确定性复苏,当时的估值偏低,而需求及业绩的复苏动力超级明显。”

  另一次机会的把握在今年8、9月份。“新能源车行业的半年报业绩相对较差,但我们根据调研数据,能看到产业链公司的排产明显提升,而且逐月加速,那时候就把很多涨幅较大,对于竞争格局有一定担心的光伏公司换成了新能源汽车概念股。”赵诣说。

  基于对全年基本面的预判及两次精准“踩点”,赵诣管理的基金脱颖而出,也令农银汇理这家银行系公募的权益投研实力更广为人知。

年收益150%:32岁清华学霸农银汇理赵诣问鼎公募一哥?诣箭三雕?

  选择好的公司,淡化交易和择时

  券商中国记者:从卖方转型成为买方,您担任基金经理的时间也不长,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能否介绍投资框架?

  赵诣:我是学工科的,本科保送进的清华大学,学的是机械制造及自动化,毕业后先去申万证券研究所做了中小盘研究和机械研究,2014年到农银汇理从研究员做起,研究的领域是机械军工,2017年上半年开始管理基金,整体是偏制造业的投资思路。 

  刚管产品的时候,因为2017-2018年市场整体较弱,蓝筹和消费比较强,这并不是我熟悉的领域,所以初期做过很多尝试,包括交易、择时、轮动等,但发现都不适合自己,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慢慢形成了现在的投资思路和框架,换手率也在逐年下降。

  经历初期的适应和尝试,现在更多是选择好的公司,淡化交易和择时。

  优秀公司都有哪些选择标准?

  券商中国记者:您心中的优秀公司需要具备哪些标准?如何寻找牛股?

  赵诣:整体从两个维度来选:一选赛道,赛道的空间要广,周期要长,这决定会有很长维度的投资周期,同时在这个行业里,希望它的竞争格局已经明确稳定,这样才能赚到确定增长的钱。 

  二看公司,主要关注四个方面:

  首先看这个公司是不是行业龙头,我对龙头的标准就一个,市场份额是行业头部,第一或第二,我希望是第一,同时对行业未来的发展,比如说技术层面有一个引领作用。 

  其次,希望公司有自己的核心壁垒,也就是“护城河”,这样大概率不会出现被弯道超车的机会。

  第三,就是公司的治理结构,希望公司管理层要有很大的格局和抱负,希望公司能够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我们对公司的管理层、尤其是董事长会很看重。 

  第四,我们本质是希望能够赚取公司成长的钱,所以一定希望公司能够出业绩,如果是行业原因业绩差一点可以接受,但是行业景气度起来,如果没有利润,这可能赚的是偏主题的钱,这有违初衷,所以希望它能够出利润。

  券商中国记者:您转型也面临了一定挑战,尝试了不同的风格,是如何逐渐完善自身投资框架?

  赵诣:我是经历了2015年小票牛市成长起来的基金经理,那时候理念更多的是产业兼并收购、公司转型这类偏外延和主题的机会,而非公司内生的东西,尤其是治理结构方面。这种获取收益的方式不大符合长周期、大体量资金的投资方式。

  可以看到市场从2016年开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是外资进入后,整体投资理念越来越成熟。第二,对公司治理和未来成长性,尤其内生的成长性要求越来越高。我刚管理产品的时候投资理念不是特别完善,做过择时和仓位的控制,也做过轮动,最后发现适得其反。

  到2018年下半年开始,逐渐回到自己的能力圈,思考哪些是我自己擅长的。然后以更长期的维度来看待这个公司,短期的业绩好坏并不是我特别在意的,更多看长期能不能体现公司价值,能否提供稳定可预期的收益。 

  2018年下半年,军工行业景气度、产能调研都很好,公司也不受宏观经济以及外围影响,是逆周期行业,这也是自己熟悉的领域,然而到了2019年年初的时候,自己所投的公司业绩并没有兑现,这也回到之前谈到选择公司的时候,为什么一定强调要能出业绩,这是我非常看重的。

  希望与好公司一起成长

  券商中国记者:您现在管理的资金体量在百亿以上,公募行业里管理百亿规模产品的基金经理大有人在。业绩和规模,是天秤的两端,如何看待自己的管理边界?

  赵诣:我本身换手率偏低,持股比较集中,周期比较长,目前资金规模没有特别大的影响。

  从一开始管产品的时候,虽然规模不大,但当时想的就是如果自己管理的是一只大规模基金,我会怎么来做?一开始就是以一个更大体量基金来思考交易决策,这也导致交易慢慢偏少,买的时候偏左侧。

  我们内部做过换手率统计,我是公司内换手率最低的基金经理之一。我希望能选择到最好的公司,和好公司一起成长,而不是去做交易和博弈上的事。 

  券商中国记者:能否举一个失败的投资案例,对您的启示是什么?

  赵诣:我买过几个从零到一的公司,有的公司在技术上确实是国内领先的,也接近于世界最先进的方式和技术。 

  但最后从零到一这步就没迈出去,这就给我一个启发,技术最先进的不一定最适合我们国家现实需要;其次客户选择什么样的东西,不一定是技术上最先进就会先适用哪个。这也导致从那时候开始,我不太会去判断哪个技术,或者说新的技术会不会被使用,更多会等到被市场接纳之后,再开始投资或者加仓,在从零到一之间不会下重注,这个预判过早了,从投资上来说不是特别合适。 

  还有一个案例,为什么我今年特别强调治理结构的问题,因为投资的公司出现过类似情况。从整体上看,我虽然并没有亏什么钱,因为买的位置早,但能意识到治理结构对于公司未来的成长和发展,包括股东利益上都会有特别大的影响。

  基金规模体量上来之后,治理结构出问题的公司,进出也不像规模小的时候那么容易。我期望的是持有较长周期,那对治理结构的要求也会更高。

  为何精准布局光伏和新能源

  券商中国记者:站在当前的位置,怎么看待光伏和新能源板块的估值?

  赵诣:光伏整体估值现在看可能刚刚突破历史的估值区间,而其他的中国核心竞争力资产估值在创历史新高,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没有很大泡沫。对于新能源车而言,虽然绝对估值偏高,但也能看到它的渗透率处于刚起步阶段,未来空间足以消化现在的估值。

  从行业本身来看,行业愈发越市场化,从政府决策层面,欧盟、中国、美国全球三大经济体,无论是光伏,还是新能源车,在疫情后都是加大了投资力度,并上升到战略层面的投资领域。

  与此同时,无论是光伏还是新能源车,我国拥有全球最完整,也是最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业链,这也意味着对于全球资本而言,如果要想参与这场变革,国内的上市公司是最好的投资标的。

  券商中国记者:您如何平衡成长和估值?

  赵诣:我自己是成长方向,受很多老一辈偏成长风格的基金经理影响比较大,更多会看它能成长到什么样程度,或者说市值的天花板在哪里,而不是特别拘泥于短期的估值。

  每个行业都有所处的生命周期,比如新能源车,今年并不是它真正成长的阶段,这些企业的产能利用率都很低,尤其上半年疫情的影响造成利润率水平处于失真状态,因为固定资产折旧、研发费用、人员的工资都是刚性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利润率失真,估值也偏高,未来随着这个行业进入良性阶段,公司满打满产、甚至供不应求的时候,那时它体现出来的利润率水平会更加真实,到时候再看公司的价值才是真正的价值。

  头部基金话语权越来越重

  券商中国记者:对于明年整体市场表现有何预判?

  赵诣:这两年都是基金大年,整体业绩都很高,去分解一下这些企业的股价表现,可能2/3来自于估值的提升。估值的提升是有尽头的,未来一定需要时间通过业绩的增长消化掉高估值。 

  我觉得2021年不能再期望有今年或者过去两年这么高的收益率,但也要看到整体资金往权益市场流动的趋势在加强,行业的头部效应,头部基金公司和头部基金经理在市场上的话语权也越来越重。

  投资结构性分化也会加大。海外市场整体利率偏低,他们也要找到确定性的增长,对收益率的要求会比我们更低,未来收益率肯定会逐渐下行,长期权益市场的收益率要回归常态。

  券商中国记者:您如何看待“冠军魔咒”这件事?

  赵诣:每个年度的冠军所呈现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有的冠军可能是通过轮动或者交易做出来的,有的是通过选股或者资产配置的方式。 

  过去五年国内最好的资产是消费,过去三年是医药,过去两年是半导体。通过选择好的商业模式,可能正好在行业风口特别强劲的时候,基金经理的排名会非常靠前。 

  从长期来看,那些通过选行业、保持低换手率、选择优秀公司与它们共同成长的基金经理,都会慢慢脱颖而出。作为一个基金经理,能否持续去进化自己的投资理念和方法,形成一个更长期、更稳定的投资框架,这是更重要的。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年收益150%:32岁清华学霸农银汇理赵诣问鼎公募一哥?诣箭三雕?

责任编辑:常福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