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出手:昔日私募冠军苏思通被罚2000万、市场禁入 公司被注销

基金人物

  原标题:监管出手!昔日私募冠军栽了:被罚没超2000万、市场禁入!公司已被注销

  中国基金报记者林雪

  最近证监会网站披露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和一份市场禁入决定书,曝光了昔日私募冠军苏思通和他掌控的蓝海韬略内幕交易的情况,蓝海韬略和苏思通合计被罚没约2125万元、3年市场禁入。

  现年37岁的苏思通,在2016年拿下股票私募冠军后的四年时间里,出现了产品清盘、陷入债务危机等情况,而且因操纵市场等行为多次被监管处罚,今年蓝海韬略还被注销了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登记。

  从酝酿考察到戛然而止

  天通股份重组案的经过

  时任北京蓝海韬略资本运营中心(有限合伙)执行事务合伙人苏思通之所以被处罚,牵扯到2016年天通股份的一桩重大资产重组案。

  早在2014年底,因控股子公司成都欣华欣(持股58.2%)发生巨大亏损,成都亚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面临严峻形势,但后来其获得了6亿元注资的解决方案。2015年年底,成都市三家国资公司和成都亚光自然人股东之一周某共同签署了增资扩股协议;进行增资时,上述股东都表达待成都亚光把欣华欣剥离后,通过资本市场以资产重组等方式退出的意愿。

  在成都亚光增资前后,周某的配偶羊某文开始寻找有意向合作的上市公司。2015年7月27日至2016年4月27日期间,她安排时任天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实际控制人潘某清,东方花旗证券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截至2016年1月)、海宁东方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2016年1月起)刘某,时任天通股份子公司天通新环境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郑某彬等人多次前往成都亚光考察交流,但未亮明天通股份的身份。

  在欣华欣58.2%股权被受让后,2016年5月3日,羊某文通过电话告诉潘某清可以去成都出面商谈成都亚光重组事宜。随后5月20日,潘某清、刘某、郑某彬等人前往成都和羊某文商谈具体细节并与成都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某兵沟通,21日他们还对成都亚光进行参观考察。

  随后我们可以看到这个重组案的进程,2016年5月23日,天通股份股票临时停牌一天;5月24日,天通股份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7月22日,天通股份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潜在交易标的为成都亚光;10月22日,天通股份发布六届二十次董事会决议公告、重大资产购买预案及摘要,拟现金竞买成都亚光75.73%股权。但是到11月3日,天通股份发布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11月7日,天通股份发布关于股票复牌的提示性公告。

  蓝海七号

  在重组案公布前后精准交易

  从谋划重组到重组预案,再到重组戛然而止,在这期间,天通股份股价出现了暴涨暴跌。证监会认为,该重组的内幕信息形成时点不晚于2016年5月3日,公开于2016年7月22日。而苏思通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与知情人刘某、郑某彬联络密切,苏思通与刘某在2016年3月、4月、5月分别通话6次、3次、2次。苏思通与郑某彬在2016年3月、4月、5月分别通话1次(为短信)、7次、2次。

  苏思通的蓝海韬略控制使用“蓝海七号”账户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交易“天通股份”,操作手法可谓非常精准。“蓝海七号”账户在2016年5月18日买入“天通股份”268.73万股,成交金额3249.76万元,占账户资金规模的51.58%,并于股票复牌后的第三天即2016年11月9日全部卖出。扣除交易税费,“蓝海七号”账户最终获利523.84万元。

  证监会指出,其交易行为明显异常。在内幕信息公开前,苏思通和刘某、郑某彬存在通讯联络,联络时点正是天通股份实际控制人潘某清等人准备前往成都正式商讨重组事宜之时,其后其管理的“蓝海七号”账户集中、大量买入“天通股份”,并在“天通股份”复牌后的第三天全部卖出,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形成、变化和公开过程高度吻合,且无法作出合理说明或提供证据排除利用内幕信息从事相关交易活动。

  因此,证监会认为,蓝海韬略的上述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而对蓝海韬略的内幕交易行为,苏思通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蓝海韬略和苏思通内幕交易

  罚没2125万、3年市场禁入

  但是在听证过程中,蓝海韬略及苏思通提出了申辩意见,包括内幕信息形成时点、通话联络和内幕信息的关系、账户买卖天通股份是否存在异常等。

  证监会经过复核认为:第一,2016年5月3日,羊某文告知潘某清可以前往成都面谈重组事宜,结合相关人员前后开展的相关工作,将该时点认定为内幕信息事项的动议、筹划初始时间也即内幕信息的形成时点,并无不当。

  第二,无论郑某彬5月17日与苏思通通讯联络前是否已确定知悉内幕信息,基于刘某在与苏思通通讯联络时已确定知悉内幕信息这一事实,已足以成就苏思通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这一基础事实。

  第三,其所辩称的交易行为符合其以往交易风格和交易习惯以及基于技术分析和实战经验等理由、相关联络接触系正常工作联系等辩辞,均不足以合理解释苏思通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时点与内幕信息形成时点的高度吻合性、联络后不久“蓝海七号”账户即动用半仓以上规模资金买入“天通股份”的明显异常性,不足以解释证券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的高度吻合。

  最终,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一、没收北京蓝海韬略资本运营中心(有限合伙)内幕交易违法所得523.84万元,并处以1571.53万元罚款;二、对苏思通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同时证监会还对苏思通个人开出市场禁入的罚单,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和《证券市场禁入规定》第三条、第五条的规定:对苏思通采取3年市场禁入措施,自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昔日私募冠军产品清盘、陷入债务危机

  多次被监管处罚、私募被注销

  苏思通现年37岁,人称“快刀八郎”、80后操盘手,2016年他获得股票策略私募冠军,一战成名,彼时他还经常在微博上发表对投资和人生的感悟。

  但是在成名以后,苏思通也是麻烦不断。首先是产品业绩滑坡,在夺冠半年后,苏思通管理的部分产品净值大幅下跌,随后清盘。

  再者他还陷入债务危机,靠卖举牌公司还债。2018年5月14日,东晶电子的公告揭开了苏思通的债务危机,他卷入一起民间借贷诉讼,牵连东晶电子1.68亿元的账户资金被强制冻结。截至6月2日,苏思通在非金融机构及个人的债务本金余额共计7571.46万元,年化利率为10%-15%。东晶电子也披露,苏思通拟将其持有的蓝海投控5.28亿元有限合伙财产份额分别向创锐投资及鹰虹投资转让,东晶电子和苏思通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0月23日,因违反内控管理制度,导致原实控人苏思通违规对其个人借款提供担保,东晶电子及苏思通分别受到浙江证监局警示决定。

  然后,2018年底苏思通还被证监会处罚。根据2018年12月28日证监会公布的的处罚决定书,蓝海思通2015年期间利用资金优势,通过连续交易、对倒、尾盘拉抬等方式影响云煤能源西藏旅游恒源煤电西宁特钢新钢股份5只股票价格和交易量,构成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为苏思通。证监会对蓝海思通仍然被罚没1700余万,对苏思通本人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还有苏思通掌舵的蓝海韬略在今年6月也被基金业协会注销。今年6月5日晚间,基金业协会发布《关于注销北京蓝海韬略资本运营中心(有限合伙)等32家期限届满未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的公告》。协会表示,北京蓝海韬略资本运营中心(有限合伙)等32家私募基金管理人存在异常经营情形,且未能在书面通知发出后的3个月内提交符合规定的专项法律意见书,协会将注销该32家机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并将上述情形录入资本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