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实力加速城市洗牌:南京GDP超天津 首次跻身全国十强

  原标题:科创实力加速城市洗牌:南京GDP超天津,首次跻身全国十强

  当下,城市竞争格局也经历着“洗牌”。

  今年上半年,前十名中,最大的变化就是重庆GDP超过广州,位居全国第四,广州退居第五;南京GDP超越了天津,位居全国第九。

  其中,南京的成绩尤为引人关注。“(这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南京经济总量首次进入全国前十”。7月31日,在南京市委十四届十次全会上,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这样介绍道。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南京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又是第二经济大省江苏的省会城市,发展的潜力很大。

  南京超越天津

  数据显示,2019年,天津的GDP为14104.28亿元,比上年增长4.8%,仅领先第11名的南京74亿元,领先优势非常小。今年上半年,天津GDP总量为6309.28亿元,同比下降3.9%,而南京上半年实现GDP约为6612.35亿元,同比增长2.2%,GDP总量比天津高出303亿元,升至全国第九。

  表:上半年GDP十强城市

科创实力加速城市洗牌:南京GDP超天津 首次跻身全国十强

  南京的“开挂”,有疫情之后复工复产速度较快的因素。今年一季度南京逆势增长1.6%,是江苏唯一保持正增长的城市。

  更深层次的原因,则与近年来产业发展差异有关。进入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高新产业、新兴产业在城市竞争中的作用日益凸显。高新技术产业、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发展更为突出的城市,正逐渐赶超并甩开以传统制造业、重化工业、传统商业为主的城市。尤其是,2013年以来,南北经济增速分化明显,其背后是传统产业与新经济之间的比拼,是开放创新快与慢的差别。

  牛凤瑞说,高新产业、新型产业对当前一些明星城市,如杭州、深圳等城市来说是很重要的推动力量。今年疫情以来,互联网、数字经济等新兴产业高歌猛进,以这些产业为龙头的城市,就获得了较大的发展动力。

  近年来,南京也持续在科创上发力。从2018年开始,南京连续三年将新年“第一会”和市委“1号文件”同时聚焦“创新名城”,期冀让“创新”成为南京最鲜明的城市气质、最显著的城市标识。

  南京发力科创,有十分突出的优势。南京是中国高等教育资源最集中的五大城市之一 ,科教综合实力仅次于北京、上海 ,居全国第三位,有仙林大学城、江宁大学城和浦口大学城三个大学城,拥有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等名校。近期华为CEO任正非重点走访了这两个名校。

  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田伯平对第一财经分析,南京的科教资源十分丰富,但以前并没有很好打通高端生产要素和现代产业发展之间的环节。南京作为江苏的最大城市、华东地区的特大城市,在资源、人才、创新等方面,应该更多发挥出中心城市的引领带动作用。

  2019年,南京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净增1475家,累计达到4593家;高新技术产业产值超过1.2万亿元,增长14.8%;全社会研发经费支出近460亿元,占GDP比重提高到3.28%

  持续发力科创之外,近年来南京的另一项重点工作是提升城市的首位度。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靠近上海的苏南地区凭借外向型产业的发展,经济高速发展,多年来苏州和无锡GDP分列江苏一、二位,身为副省级省会城市的南京只能屈居第三,加上南京更靠近安徽的地理位置,南京的首位度和省会引领作用不够突出。

  不过,近年来南京主要经济指标一直好于全省、快于苏南。南京GDP总量在2014年首度超越了无锡,告别了“苏小三”的位置,上升至江苏省第二。到今年上半年,南京的GDP增速已经连续9个季度位居江苏第一。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第一财经分析,最近几年南京快速发展,一个重要的背景是,这几年随着经济进入到转型升级新阶段,现代服务业对转型升级作用十分突出。南京与武汉、成都等大区中心城市类似,教育、医疗、科研等资源特别集中,服务业的生产要素十分发达,这些强省会城市近年来发展势头都很快。

    南京、天津未来能否稳住前十?

  从今年上半年前十名的城市来看,由于处于疫情中心的武汉退出了前十行列。天津尽管在上半年被南京超过,但仍继续位居前十。不过按照武汉当前的回血速度,在不久将来有望重回前十行列。如此一来,未来天津也有可能掉出前十行列。

  从天津的产业结构来看,作为北方工业重镇,天津的重化工业占比较高,近年来面临的下行压力较大。不过,一个城市发展的快慢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一些重化工业突出的城市也能很好实现转型。以南京为例,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南京的四大支柱产业石化、电子、钢铁、汽车等产业占据相当高的比例,但近几年南京的科创发展已十分突出。

  胡刚分析,现如今科创对于城市的拉动作用越来越大,南京的科教资源很强,对城市的发展推动作用很明显。天津有雄厚的工业基础,科教资源也很强,离北京很近,具备了多重优势。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和转型,未来天津也有望重新追赶上来。

  牛凤瑞认为,城市的分化是时刻进行的,城市之间的发展有各自的轨迹,在某些阶段,有些城市会发展比较快,有些城市发展比较慢,都是城市发展的正常现象。

  对南京来说,虽然目前GDP超越了天津,上升至第9,但南京存在的不足和短板也仍较为明显。牛凤瑞说,南京这几年底蕴迸发比较明显,但是在长三角内部,南京与杭州、苏州相比,差距不少。

  从城区人口规模来看,作为大区中心城市,南京在长三角地区,是仅次于上海的第二大城市。但从经济发展主要指标来看,杭州在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资金总量、高新技术企业数量、研发强度、A股上市公司等方面,均占一定优势。

  尤其是在民营经济增加值占比上,南京与杭州差距很大。2018年,杭州市民营经济增加值达8175亿元,占全市GDP比重的60.5%。同期,南京民营经济实现增加值5953.76亿元,占GDP比重为46.4%,比杭州低了14个百分点。杭州不仅有娃哈哈、吉利汽车、万向集团、昆仑控股等著名的传统企业,更有以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海康威视等民企巨头领衔的科技公司。

  此外,近几年,南京的人口增长缓慢,与同类城市差距明显。数据显示,2019年,杭州常住人口从2018年的980.6万人增长到2019年的1036万人,增量达55.4万人,增量超过广深,在全国各大城市领跑,人口总量更是超过千万大关。此前2015到2018年,杭州人口增量分别是12.6万、17万、28万、33.8万人,逐渐追上广深;2019年,首次超过深圳和广州。

  相比之下,2019年末南京全市常住人口85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6.38万人,增长0.8%,延续了近几年人口低速增加的态势。在人口总量上,当前武汉、成都、苏州、杭州、西安等强二线城市均已突破千万大关,相比之下,南京的常住人口规模存在明显的差距。

责任编辑:张玉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