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扩大服务业开放倒逼改革 释放潜力

  原标题:以扩大服务业开放倒逼改革 释放潜力

  【“十四五”规划编制·专家建言】

  作者:王君超(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教授)

  党的十八大以来,服务业逐渐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放宽服务业准入限制”“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对我国服务业未来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课题组在西藏、云南、黑龙江、河南等地调研发现,“十四五”及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我国服务业发展的要素禀赋潜力巨大,同时仍面临不少体制机制障碍,必须通过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对内对外开放来倒逼改革、释放潜力。

  “十四五”时期我国服务业、服务贸易机遇挑战并存

  从全球范围看,服务业和服务贸易是经济发展的重要部分,服务贸易是经济全球化的主要领域,国际贸易规则重构的焦点也主要集中在服务贸易自由化方面。过去5年,全球服务出口占总出口的比重平均每年提高近1个百分点。即使在商品贸易中,服务成分和服务要素对于提升商品的竞争力和影响力,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成为产品增加价值的主要环节。与此同时,技术变革促进了服务贸易的拓展,涵盖教育、医疗、文化和金融等领域。服务贸易壁垒的降低,也使得服务贸易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不断提升。

  伴随着快速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我国经济进入经济结构服务化的服务经济发展阶段,服务业开放滞后,加快服务业发展潜力巨大。与制造业相比,我国服务业发展水平较低,服务业开放滞后。目前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达52%,服务业就业人口占比达44%,但与发达经济体相比,都有较大提升空间。服务业开放水平较低已成为我国对外投资协定和自贸协定谈判中的难点和焦点,迫切需要以开放倒逼改革,推动服务业开放发展,在相关服务规则领域与国际高标准接轨。

  服务业开放发展既要降低相关行业垄断,又要避免外资企业享受超国民待遇。改革开放深入到一定阶段后,各地区引进外资更加注重质量和产业适应性,不再单纯以超国民待遇来吸引外资。服务业领域要继续切实依法依规贯彻“非禁即入”的政策,大力推进垄断行业改革,取消对非国有资本或者非本地要素的不平等做法,形成政府投资、民间投资、利用外资等多元化投融资协同发展的新格局。

  多措并举,推动“十四五”时期服务业扩大对内对外开放

  推动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服务业发展水平,夯实服务业开放基础。近些年,中国服务业发展进步显著,但仍面临诸多问题和挑战。例如,行业附加值率偏低,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严重脱节,服务业领域竞争不够充分、管制过多,监管与治理不能适应新经济新服务的发展。建议从加大政策扶持、吸引外资、培养人才、推进跨界融合等角度做大服务业体量,鼓励制造业企业服务化、推动生产性服务业和高端服务业发展,夯实服务业开放的发展根基。

  确立“服务先行”的对外贸易战略,设立服务贸易创新发展基金,向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平衡协调融合发展转变。针对我国服务贸易创新能力不足、国际竞争力较弱的现状,建议设立服务贸易创新发展基金,发挥财政资金杠杆引领作用,鼓励风险投资基金和天使投资进入服务贸易领域,甚至在必要条件下,鼓励地方国资控股企业对服务业创投企业进行战略投资,扶持服务业创新创业类企业发展。

  健全服务业开放相关法律制度,改善外商投资环境,保障内外资享受同等待遇。一是加强利用外资法治建设,统一内外资法律法规,健全我国服务业相关法律制度。二是完善外商投资管理体制,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三是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继续重点推进金融、教育、文化、医疗等服务业领域有序开放,放开育幼养老、建筑设计等服务业领域外资准入限制。四是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严厉打击侵权假冒违法犯罪行为,鼓励中外企业开展正常技术交流合作。

  加大对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提升企业对外投资逆向技术溢出效应。一是深化双边经贸合作,加强与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文莱等国在海洋经济领域的投资与合作,加快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南亚和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转移。二是利用中欧和东欧劳动力素质高、背靠欧盟市场等优势条件,优先在该地区开拓高铁、航空、核电、钢铁、新能源等领域的战略投资合作。三是推动“互联网+”服务业开放合作,加强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交流合作,支持互联网企业走出去,赢得市场主导权。

  进一步优化服务业开放的区域结构,广泛加强国际服务贸易合作,缩小我国高端服务业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一是加大西部开放力度,完善口岸、跨境运输等开放基础设施,以增加外商投资特别是服务业领域进入中西部地区的动力。二是深化国内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在试验区内创造更加开放的投资经营环境,在自贸区高效推进外资管理体制改革,发挥并完善政府协同监管机制,积极推进离岸贸易和跨境业务发展。三是广泛加强国际服务贸易合作。比如,鼓励企业提升对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等成员国的直接投资力度。四是大力推进我国技术含量高、创新能力强、附加值高的知识和技术密集型服务业开展国际合作,缩小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

  《光明日报》( 2020年09月07日 16版)

   [ 责编:曾震宇 ]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