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省药采中心:“你家药卖一毛多 是别家的119倍 解释一下”

作者:老薛

可以降价,但也要活命。

如果不是朋友圈看到这个图,我不会相信集采的力量有多么强大。一家产诺氟沙星胶囊的企业,被药采中心要求解释其价格为何这么高。

到底有多高?0.131元/粒。

虽然我相信大多数人能承受这个价格,但毕竟同通用名同剂型同规格其他公司只卖0.0011元/粒。这119倍的差价,足以让药采中心不淡定。毕竟我们要“切实减轻患者医药费负担”,如果没有正当理由且价格过高,将暂停挂网。

某省药采中心:“你家药卖一毛多 是别家的119倍 解释一下”

看到这,我心里涌出一句话,“一家降价,全行遭杀”。

尽管我支持药企降价,但绝不支持不计成本的降价。在网上随手搜了份0.1g规格的诺氟沙星胶囊的生产工艺配方。

某省药采中心:“你家药卖一毛多 是别家的119倍 解释一下”

没有其他的参考,只能从淘宝上大概看下大概价格。生产19.9万粒的成本价,不低于五千五百块。毕竟里面连预胶化淀粉浆以及羧甲淀粉钠都没算进去,所以理论每粒单价必定比现在的两分七厘更多。

某省药采中心:“你家药卖一毛多 是别家的119倍 解释一下”

当然,这个工艺可能已经经过优化,但原料是没法变多的,必定质量守恒。如果按照0. 0011元的价格,生产19.9万粒大概销售额二百多块钱。

整个生产工艺包括过筛、配料、制粒、干燥、整粒、总混、填充等流程,即使水电费国家全包,员工发挥公益先行精神。即使是卖一分多钱一粒,至少在我的理解力下,也是根本赚不到钱的。

但企业的具体工艺我们不知道,所以不清楚这报价不到一分的能不能赚到钱。也不知道其一致性评价是否拿到了奖金补助。但可以肯定,说这价格能可持续的生产销售下去,谁心里也不踏实。

国家集采,本身是为了减少中间环节,尤其是医药代表的费用。说起来这医药代表像是耐药菌,在抗生素化的市场竞争情况下,确实活的比较潇洒。但现阶段,集采使得药代无法发挥作用,而且还占用高额的资源。那么相当于失去了抗生素的筛选,耐药菌反而没有了竞争优势。各种耐药基因白白浪费能量,自然会自己淘汰掉。

但现在的分厘价格药品,岂止是淘汰掉那些耐药基因,简直是把自己的生殖基因都给抹灭了。真的确定这样下去能有可持续性吗?

这种不计成本的降价,更类似一种倾销。

我们知道,在市场上一个财大气粗的企业可能会玩弄这种策略。低于成本价销售,先占据一个国外市场,让竞争对手自己退出。待没了对手,再调整价格,实现垄断。所以各个国家为了保证自己的各行各业,对反倾销都是处以重罚。

比如商务部2020年第34号公告,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倾销嘛,肯定在短期内对顾客会有优势。但如果贪图这眼前的仨瓜俩枣,必定会吃大亏。等着耗死同行,一家独大之时,别人想再翻身就别想了。制药行业,同样如此。

并不清楚,集采时有无要求企业提交证明性资料,来论述自己低价下还一定的利润保障。但这应该是种常识,任何销售或者采购行为都应该是种互惠,而非一味压榨。这才是一种长期健康稳定的合作模式,贪图一时的低价,可能破坏的是整个行业秩序。别的不说,一个突然停产,就会让患者无辜躺枪。

这也是为什么我反对给一致性评价企业颁发奖金的原因。外界,尤其是政府方的补助,会破坏了行业的生长氛围。比起借血,自己的造血能力更为重要。比起让卖价一毛钱的解释为何这么贵,不如让卖价一厘多钱的解释下,这个价格下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利润。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