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数字货币进程:商业银行技术完备

  央行数字货币进程:商业银行技术完备

  本报记者/王柯瑾/张漫游/北京报道

  数字人民币已渐行渐近。

  8月29日,建设银行(601939.SH)APP增加了“数字钱包充值”以及“数字货币”两个子菜单。虽然很快建行关闭了申请入口且回应称“测试已结束”,但引起的业内讨论仍十分激烈。

  8月31日,在建设银行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副行长纪志宏表示:“最近我们一直在参与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试点的工作在手机银行上也进行了功能测试,总的来讲研发过程不影响正常的商业运行,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试点、研发情况还是以央行发布的信息为主。”同日,工商银行(601398.SH)中期业绩发布会亦提到该行在数字货币方面的进程,表示“正在积极开展研究工作”。

  此外,有媒体报道称,邮储银行(601658.SH)、中信银行(601998.SH)也已参与法定数字货币项目。《中国经营报》记者向上述两家银行求证,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回复。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商业银行在线上进行数字货币钱包测试,这说明目前技术条件已经成熟,可以被理解成“一次有限范围的灰度测试”,未来在开拓场景应用方面将加快速度。

  技术条件已成熟

  8月31日,一位建设银行数字货币钱包使用者告诉记者,其于8月29日14时充值的资金已于8月30 日3时左右转账兑回存入其储蓄账户。

  关于数字货币钱包开放又关闭,建行回应称:8月28日晚,建设银行在手机银行系统开展相关功能测试,目前该测试已经结束。当前网传信息为技术研发过程中的测试内容,并不意味着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地发行。

  记者随后联系该行客服人员,询问数字货币钱包再次上线的时间,其表示目前暂未收到时间表。

  看懂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金天分析称:“建设银行的测试并非面向全部用户,也是限地区、限人群进行入口展示的,可以被理解成一次有限范围的灰度测试。与几个月前农业银行(601288.SH)内测流出的截图相比,本次建设银行版本的数字货币看起来更加完善。且据用户反馈,与银行卡账户之间的划转流程也比较顺畅。不过,央行一直表示其对数字货币的技术解决方案选择持‘中性立场’,各家银行版本都可能存在一定差异,有理由猜测监管方面也不希望市场过度解读,认为目前看到的就是最终的、唯一的版本。”

  据悉,在8月29日的测试期间,打开建设银行APP搜索“数字钱包”后会显示“数字钱包充值”和“数字货币”两个菜单。点击“数字货币”,如果持有建设银行银行卡并已登陆APP,会跳转到钱包开通页面,通过手机号验证即可完成信息确认,在同意《开通数字货币个人钱包协议》后,即可开立成功。

  前述建设银行数字货币钱包使用者告诉记者,建设银行数字货币钱包提供的服务包括查询、支付、兑出、兑回、转账等服务。

  从协议看,建设银行的数字货币钱包类型分为四种类型,并设有限额。比如,数字人民币二类钱包、三类钱包和四类钱包的余额上限分别为10000元、2000元和1000元,单笔支付上限分别为5000元、2000元和500元。

  某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我国的数字货币需要广泛运用于零售场景,这要求每秒可处理的交易数量较高,有较高的扩展性和并发性,技术要求较高。为了引导将数字货币主要运用于小额零售场景,避免与存款形成竞争,可能需要对其使用额度进行一定的限制。”

  此外,记者也在采访中了解到,本次建设银行数字货币钱包上线测试,多数业内人士认为表明技术条件已经成熟。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现在数字货币的定位及其投放的大概路径,从技术角度来看,现在落地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将在更开放的环境中使用

  在技术条件已经具备的情况下,拓展数字货币应用的场景则显得十分重要。

  在陈文看来,数字货币目前的焦点还是体现在场景应用这一部分。“应用到哪些场景,怎么去应用,能不能为公众所接受,让普通老百姓觉得这个东西好用等等,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8月14日,商务部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公布了28个全面深化试点地区。在试点任务、具体举措及责任分工中,《方案》提出: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人民银行制订政策保障措施,先由深圳、成都、苏州、雄安新区等地及未来冬奥场景相关部门协助推进,后续视情况扩大到其他地区。

  华创证券相关研报指出,据了解,央行数字货币应用场景正在快速拓展,包括支付宝、美团、滴滴、B站、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厂商均已与央行数字货币项目银行展开合作,后续其他高频使用场景有望快速接入。央行数字货币钱包产品完善,有望在2020年推出试点,中国或将成为全球首个发行数字货币的主要经济体。

  谈及银行测试数字货币的重要工作,金天认为:“近期主要国有银行正在测试的项目是数字货币钱包。作为钱包,其基础功能应至少包括数字货币的存入、取出、转账、支付等,其中的数字货币既要存储在央行数字货币的数字元中,又要与不同银行的账户相连接。从网络上流出的测试情况看,用户需要在这几家国有银行的APP中打开数字钱包。但就其中长期规划而言,数字钱包应支持在更加开放的环境下打开和使用,服务对象也不仅是特定银行的存量用户,而是更普遍的社会大众。”

  记者了解到,在数字货币正式落地前,商业银行承担的工作很多。“比如,之前银行在网点、硬件等渠道建设方面会做很多投入,而现金业务完全电子化之后,用户转场手机银行APP等线上渠道,那么银行之前的硬件渠道建设也将面临转型考验。”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何飞表示。

  “境内推广数字货币需借助线下网点。”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郝毅指出,数字人民币运营机构庞大的客户群和数量巨大的线下网点,有助于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广使用。运营机构拥有数量庞大的客户,可以针对不同客户群体进行有针对性的推广宣传。

  “数字货币在更大范围内推出,除健全自身的运行机制、系统支撑外,也需要通过API、SDK等形式接入更多的金融机构和场景流量方,这些工作都还需要进一步的多方对接。”金天表示。

  我国数字货币实行双层运营体系,即央行向商业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发放数字货币,再由这些机构将数字货币投放市场。前述业内人士表示:“在这一运营模式下,央行仅给运营机构提供发行、结算等服务,客户管理、电子钱包运维、交易执行和监测等职能都由运营机构承担,既能避免中央银行与市场机构直接竞争,减轻数字货币对商业银行现有经营模式的影响,也有利于充分发挥运营机构在技术创新和客户服务方面的优势。”

  除此之外,商业银行研发数字货币也具有非常大的战略价值。陈文表示:“移动支付核心价值之一就是产生一些基于真实背景的交易数据,银行在向零售金融转型的过程中,数据是一个很好的驱动器。因此,对于银行而言,如果说能抓住数字货币契机发力移动支付,未来也可以优化其包括贷款、理财产品等的设计,进一步促进零售金融发展。”

  “不过在双级投放下,跨行的数字货币交易数据存在打通必要性,应在用户隐私保护的前提下充分挖掘移动支付数据价值。” 成文提示道。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