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夫妇夺权 儿子是谁的卧底?

李国庆夫妇夺权 儿子是谁的卧底?

  核心提示

  李国庆俞渝缠斗多时,争夺小儿子当当网“抚养权”。大儿子李成青也被拉下场,一纸诉状将父母送上法庭,引得李国庆微博“炮轰”。这一家的戏精行为,大概只能说明,在成人世界里,夫妻、父母与子女的感情都是暂时的,利益才是永恒的。

  来源:豹变  

  作者:黄小芳 李卓

  李国庆夫妇曾说,他们有两个儿子,除了儿子菁菁,还有“小儿子”当当网。

  菁菁出生一年后,1999年李国庆、俞渝一起创办、管理当当网。如今,为了争夺另一个儿子当当网,亲儿子被拉下场。

  菁菁一纸诉状将父母送上法庭,要求法院确认李国庆与俞渝为自己所代持的当当股份代持协议有效。让夫妻二人关于当当的股权争夺更加复杂。

  1

  双面育儿经

  儿子一直是这对夫妻炫耀的一部分,也是两人博弈的关键棋子。

  在“庆俞年”剧情里,他们的儿子李成青一直是个关键角色。

  2019年,李国庆在接受采访时愤怒摔杯,这对曾经的创业模范夫妇撕破了脸,李国庆指责俞渝在国外给人当小三,俞渝则发文称李国庆私生活混乱,患有梅毒。

  在这一波怒撕里,儿子始终是两个人博弈的“棋子”。

  据李国庆透露,2014年,他放权去管当当新业务就是儿子的建议。2017年股权划分时,儿子也曾表达不愿意站队。“给了我个纸面财富,那我可跟你们说明,以后关于当当的问题,你们俩谁也不许逼我表态。”

  今年4月,李国庆带着4个“大汉”强抢当当网公章,他也公开了与儿子的聊天记录称,“希望你发挥调解人作用,她估计只能听进你的话”。

  显然,做李国庆俞渝的孩子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

  今年23岁的李成青,小名菁菁,出生在美国,高中是在美国最顶尖的私立高中迪尔菲尔德中学,大学就读于卡内基梅隆大学。

李国庆夫妇夺权 儿子是谁的卧底?李成青高中毕业典礼/李国庆微博

  虽然关于李成青的公开报道不多,但是夫妻俩人过往的采访和言论中多次提及儿子。尤其是李国庆,微博、朋友圈中都曾大谈育儿经,塑造了一个工作忙碌但依然负责的慈父形象。

  比如,从未错过儿子的任何一个节日。陪儿子一起给动物剪毛,也曾给儿子熨衣服。儿子高中前,每周四个晚饭陪儿子,21点15分他睡觉,李国庆再工作三个小时。儿子8岁时,打过他一次,至今都记得。

  在钱这件事上,李国庆曾对外表示,夫妻为了践行“穷养”,特意租了房子住,放学后就让保姆带李成青做公交车回家。“我们就装穷,装了好几年,一直装到他初三装不下去了。”

  2019年3月,李国庆给近千人美女总裁分享亲子关系,分享的内容包括身教大于言传,幸福比成功更重要等,他在微博上称,自己虽做到这些,对儿子还是有遗憾,没能做到每周两次去接孩子放学回家。

  2017年,李国庆晒出儿子高中毕业照,李成青皮肤黝黑,五官更像俞渝,但气质上更贴近李国庆。

  不过,2019年俞渝发长文开撕李国庆时,连问“你李总知道儿科病房在几层吗?幼儿园、小初升,中考,上大学,你管过什么吗?”言谈中,透露自己是丧偶式育儿。

  从俞渝对外的一些采访来看,在儿子成长过程中,俞渝是陪伴更多的那个人。

  早在2002年,俞渝就带着儿子一起上心理辅导课。辅导作业、闲暇里陪伴更多的是俞渝,在大摩女事件后,俞渝白天在公司主持业务会议,“回到家里,开始辅导儿子做寒假作业”。儿子的生活费也是俞渝来管。

  李国庆称,是为了儿子才忍到今天。当然,他也曾承认过“带孩子,她是主角,我只是配角。”

  在以往的公开资料里,李国庆是一个脾气暴躁的父亲。在某档综艺里,主持人曾连线李国庆的儿子,李成青在电话里说,“他老爱发脾气,一些我认为不该发脾气的事,他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我想问问我爸,发脾气是我做得不好,还是他工作上不顺利,或者其他事情上压力大。”

  李国庆听后说,“不是孩子做的不好,也不是工作上不顺利,就是我属于激情型性格,情绪控制不住。”他接着说,“非要说为什么爱发脾气,那就是因为他妈(俞渝)。”

  综上,儿子站在俞渝那边也是合情合理。

  但如果严格要求,这对夫妇都不是那么合格,夫妻俩一起上节目时,当时还只有10岁的李成青愿望是,“我希望爸爸每周可以去学校接送我一次,妈妈可以每周做两次饭。”

  2

  儿子被妈当枪使?

  如果李国庆俞渝离婚,儿子被代持的这部分股权有效,那么李国庆能分到的股权就变少了,事情或将对俞渝更有利。

  李国庆和俞渝为了小儿子当当的“抚养权”,缠斗多时。大儿子此前确实一直没公开表态,如今话锋一转,不知道出于本意,还是被逼无奈。

  本来两个人争夺的核心点在于,公司股权是不是夫妻共同财产。

  现在大儿子要求确认,自己手上被代持的部分当当股权有效。所以儿子是两人关于当当未来控制权的关键。

  当当网在纽交所上市时,上市主体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李国庆股份为38.9%,俞渝持股比例是4.9%。

  私有化之后,俞渝、李国庆和管理层约定了股权比例。

  表面上,工商信息显示的股权结构是这样子:李国庆持有北京当当27.5129%,俞渝持有64.1968%,三个持股平台分别持有4.4008%、3.6067%和0.2827%。

  但是,掐架的两人关于当当网具体持股比例口径不一致。

  俞渝这边的说法是,当时有约定:李国庆22.38%,俞渝52.23%,李国庆俞渝的儿子18.65%,管理层6.74%。

李国庆夫妇夺权 儿子是谁的卧底?俞渝口径的当当股权结构图/豹变

  这意味着两人儿子18.65%的股份是被俞渝和李国庆各代持了一部分。如果确认了儿子为当当股东,那么李国庆和俞渝的离婚股权分割也将受到影响。

  李国庆争夺股权的策略是诉讼离婚,《婚姻法》明文规定婚姻存续期间的夫妻共同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

  那么这件事的走向可能是这样的:

  如果离婚,李国庆自然可以拿到45.85%的股份,即(64.1968%+27.5129%)/2=45.85%。假设他所宣称的小股东会支持他,那就是一共持有53.86%。

  他就会成为掌握半数以上股权的大股东。

  这也是今年抢公章大战,李国庆关于当当股权分配口径的源头。当时李国庆的说法是,他和俞渝一共持股91.71%,这是夫妻共同财产,那么对半分李国庆就是45.86%,而且自己有小股东支持,所以是公司的控股股东。

李国庆夫妇夺权 儿子是谁的卧底?

  在《公司法》中,50%和2/3是两个非常重要的股权节点,如果公司章程没有特别规定,大部分重要事项只要过了50%就可以决定。

  所以在这个剧情的前半集里,李国庆的诉求只要两个:

  1、离婚

  2、离婚分割财产,当当股权属于夫妻共有财产,平分。

  但是俞渝的核心策略是,不离婚。不离婚,就不能分割股权,俞渝就还是当当的话事人。

  在前期的闹剧中,李国庆称俞渝在法庭上提交了很多证据,来论证两人感情并没有破裂,不能离婚。

  现如今又新加了一个大杀器,就是儿子代持这一部分。大概俞渝推演了最坏的结果,如果真的离了婚怎么办。

  通过儿子加入战斗,让这个事情变得更复杂。总体来看,儿子更像是在帮助老妈对付老爸。

  假设儿子代持主张被法院支持,那李国庆原先算盘里的计划就要变更,这18.65%的股份先行划拨给儿子,夫妻双方的股权之后就只有73%,离婚后他能获得的股权是36.53%,即(64.1968%+27.5129%-18.65%)/2。即使加上支持他的小股东的股份,也超不过50%。

  北京时择律师事务所臧小丽律师对豹变表示,这样对俞渝相对有利:俞渝这么做,估计是为了确保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股权比例少一些,目的还是让李国庆少分、少得股权。后面,等把属于儿子的股权单独出去之后,俞渝再争取让她儿子授权给她行使股权权利,这样俞渝还是能行使对当当的控制权。

  股权之争是典型的零和博弈,自己的股权少了,那敌人的股权自然就会变多,如果儿子选择站在俞渝这边,那么话事人的梦想自然就会破灭。

  所以,李国庆不惜直接在微博上对儿子“开炮”,称儿子被老婆当了枪使。不过,这大概也说明,在过去的育儿过程中,俞渝的陪伴确实比李国庆多。

  3

  拉长战线,搅浑水?

  俞渝如果真的要和李国庆拼个鱼死网破,死也不让李国庆当话事人,也可以选择直接卖掉当当。

  当然,儿子的这一步棋,也会拖延“庆俞年”离婚案件的审理,拉长战线,这也是李国庆不愿意见到的局面。

  臧小丽表示,“新提起的确认代持股权这个案件,从程序上也对离婚分股权一案造成了一定的障碍,会让离婚诉讼周期变长。”

  李国庆称自己是离婚冷静期受害者,距离他向法院提出离婚已经过去一年,这个婚还是没离成。而且现在局面又复杂了。

  俞渝作为离婚案的被告,拖延诉讼这个策略肯定是对她更有利的。代持股权协议是否有效,关系到属于李国庆、俞渝二人的夫妻共同财产的份额是多少。臧小丽称,法院可能会先审理代持股权的案件,等代持案件出结果了再审理离婚分股权的案件。

  李成青出生在美国,如果是美国籍的话,臧小丽表示,涉外案件的审理程序会慢一些。仅仅这个股权代持确认案件,诉讼程序一审二审都走完,需要一年以上也是正常的。

李国庆夫妇夺权 儿子是谁的卧底?李国庆一家/视觉中国

  不过,北京大成(成都)律师事务所的李向兰律师对豹变表示,目前因为披露事实太少,也可能存在变数。

  她表示,“确认代持协议有效是合同纠纷,在协议真实的情况下,须考察是否实际出资,若否,则可能判定为赠予关系。股权未办理工商变更,则李国庆可撤销赠与。即使代持协议有效,也未必能成为显名股东。股东显名是股东资格确认纠纷,须过半数股东同意。代持协议中的同意,不等同于股东会决议。”

  这家子的离婚案核心法律争议点是“股权是否是夫妻共有财产”,李国庆认为股权是可分割的,如果是,离婚后即要平分。

  答案似乎没有那么确定。

  因为在法理上来说,“股权”不是“物权”。股权收益权是物权,但股权不是,股权包含着“身份权”,隐含了对公司的管理和控制,这些不仅仅是财产的范畴,还是现代公司治理层面中超出“资合”的一个“人合”术语。

  《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列举了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种类,其中生产、经营中的收益是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股权并不等同于收益,法律并未规定股权本身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豹变查阅过往的离婚财产纠纷案判决,发现也出现过:出资一方配偶坚持要求分割股权,不同意折价补偿,也不同意评估股权价值,最终法院对其要求分割股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虽然我国法律体系不属于判例法系统,但在实务中,法官们还是很尊重最高法的一些指导案例。

  依据这一裁判要旨,假设在俞渝与李国庆离婚时,俞渝不同意分割其名下股权给李国庆,李国庆无权请求法院强制分割股权本身,而且俞渝有权利单独处分其名下股权。

  但是俞渝处理完这股权所得的收益,属于双方共同财产。

  也就是说,俞渝如果真的要和李国庆拼个鱼死网破,死也不让李国庆当话事人,也不是不可能,直接卖掉当当,然后都去当富家翁、富家婆。

  这样做,未尝不是一条好去路,当然前提是还有买家愿意买。

  4

  结语

  提起父母会对孩子有什么影响,儿童通识教育品牌童行学院的创始人郝景芳曾说,“父母所有的内心态度,孩子都是能感受到的,他们会按照父母心中的潜台词生长。”

  高中时,李成青就选择寄宿,大概也是不愿看到李国庆夫妇无尽的争吵和掀桌。在这场全民围观的闹剧里,没有人知道李成青的感受。尽管如此,对外,他依然是这对夫妻炫耀的一部分。

  如今为了争夺当当这个“孩子”,他们的亲儿子被拉下场。看来,在成人世界里,夫妻、父母与子女的感情都是暂时的,利益才是永恒的。

Related Post